?
   ???首页?>?宣传思想工作?>?廉文鉴赏
从“解剖麻雀”到“全面调查”
日期:[2018/3/30] 作者:[宝山教育党建] 阅读数:
0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作者:孙正聿
  调查研究是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,是从把握事物的现象飞跃到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的过程。在调查研究中,立场、观点、方法不同,其结果也迥然有别甚至截然相反。因此,切实地开展调查研究,需要掌握正确的步骤和方法。
  调查研究是尊重客观规律、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典型形式。调查研究既是“从物到感觉和思想”的唯物主义认识路线的具体体现,也是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把握客观规律的具体途径,因此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根本方法。调查研究,就是贯彻事实求是的思想路线。
  调查研究大致包括“调查”和“研究”两个环节。“调查”就是在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下,深入实际,努力全面把握客观情况;“研究”就是对调查所获取的客观情况,运用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进行抽象概括、分析综合,从“事”中求“是”,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。调查和研究是同一认识过程的两方面,二者相辅相成,缺一不可。
 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调查研究,不仅在调查研究的实践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而且在调查研究的理论方面形成了系统的观点。1930年,毛泽东在《反对本本主义》中第一次明确提出“没有调查,没有发言权”的响亮口号。1931年,毛泽东又进一步提出:“我们的口号是:一、不做调查没有发言权。二、不做正确的调查研究同样没有发言权。”在《实践论》和《矛盾论》这两部哲学名着中,毛泽东以反对主观主义,特别是教条主义为主要目标,为调查研究提供了坚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。通过调查研究以了解实际、把握实际,既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,也是今天党员干部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根本方法。
  从人的认识活动来说,调查研究是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,是从把握事物的现象飞跃到认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的过程。在调查研究中,立场、观点、方法不同,其结果也迥然有别甚至截然相反。因此,切实地开展调查研究,需要掌握正确的步骤和方法。
  “眼睛向下。”搞调查研究,一定要平等待人,采取同志式的、讨论式的商量的态度,决不可当钦差大臣,决不可摆架子,决不可以先入为主,自以为是,用事先订好的什么“调子”或“框框”去限制被调查的人或者束缚自己。深入基层,深入群众,开调查会,就是“眼睛向下”的一种很好的方法。它是我们党调查研究中普遍使用的方法。
  “有的放矢。”必须反对盲目地为调查而调查,任何调查研究都要有明确的目的。“调查就是解决问题”。从中国的全局来说,调查研究特别是为了充分了解中国国情,从中找出中国革命、建设和改革的规律;从具体工作上说,调查研究是为了充分了解实际工作的任务、条件和困难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从中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明确调查的目的,是调查研究的前提条件。目的明确了,调查才有针对性,才会有切实的收获。
  “亲自出马。”无论是宏观调查还是微观调查,重点调查还是全面调查,都不能离开直接调查。直接调查的特点是直观、准确、反馈及时,因而是最常用的一种调查方法。为了学会游泳,必须钻到水中。通过直接调查可以及时、准确地获得第一手材料,解决现实问题。它要求下苦功夫做深入、系统、周密的调查研究,要多跑、多看、多听、多问、多记,不能手脚不勤,五官不灵,要坚持长期、反复地调查研究。
  “解剖麻雀。”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毛泽东曾把典型调查生动地比做“解剖麻雀”。典型调查,就是通过对具有代表性的个别的具体的事物进行调查分析,从中概括出一般性的结论。典型调查,必须选好典型。通过先进典型总结经验,从落后典型中解析问题,从中间典型中了解一般动态。选准典型后,把典型作为调查重点,深入调查直接掌握第一手材料,从个别中找出带有普遍性、规律性的东西,然后以此指导一般。
  “全面调查。”全面调查和“解剖麻雀”并不是矛盾的。调查研究既要有点,也要有面;既要掌握典型,也要掌握全面。任何事物都是由多种因素构成的统一整体,全面调查的目的在于对整体对象作全局性研究。马克思为写作《资本论》而进行文献调研时,阅读了1500多种文献,研读了大量的英国官方文件和蓝皮书,搜集了难以胜数的历史和现实的具体材料,写下了数十本笔记。
  “由表及里。”在调查过程中,人们所搜集到的感性材料,往往是粗精混杂、真伪并存、彼此相隔、表里莫辨的。调查基础上的研究过程,就是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过程,就是“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、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”的过程:“去粗取精”,就是去掉无关紧要、可有可无的材料,抓住最能表现事物的本质的、典型的、主要的东西;“去伪存真”,就是剥掉虚假的东西发现事物的真象,不要为假象所蒙蔽;“由此及彼”,就是在“去粗取精”“去伪存真”的基础上,把零散的、孤立的材料联系起来,不满足于一鳞半爪,更不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;“由表及里”,就是通过事物的外部联系发现事物的内部联系,不要浮光掠影,不求甚解,浅尝辄止,停留在事物的表面。在调查研究中,只有通过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、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功夫,人的认识才能实现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飞跃,把握到事物的普遍性、必然性和规律性。